您好,欢迎来到鹤壁卓越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392-6612785
联系人:田经理
手机: 13849239965
传真: 0392-6696118
邮箱: hbzydzkj@126.com
地址: 河南省鹤壁市淇滨区卫河路东段
四大电企“上书”发改委求解燃煤之困 “煤电联营”或改善煤电矛盾
作者:卓越科技 发布日期:2020-10-16
    受困于高煤价和严重告急的库存,四大发电央企近日联名“上书”向国家发改委求助。
   1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业内人士处获悉,四大电力央企——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下称“国电投”)、中国华能集团(下称“华能”)、中国大唐集团(下称“大唐”)和中国华电集团(下称“华电”)于1月22日联合印发《关于当前电煤保供形势严峻的紧急报告》(下称《报告》),提请国家发改委出手调控煤炭供应及铁路运力支持。
  《报告》称,进入冬季以来,由于供暖耗煤增加、岁末煤炭产量下滑、春运铁路运力紧张等因素影响,目前煤炭供给严重不足、燃煤电厂面临全国性大范围保供风险。
 
   煤电“顶牛”并非初次出现。事实上,“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的矛盾在国内已存在多年。
   2015年大宗商品寒冬,煤炭价格暴跌,煤炭行业大面积亏损。这一年,电力企业赚得盆满钵满,五大发电央企的利润总额突破千亿;但风水轮流转,2016年下半年至至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煤炭行业深入推进,受下游需求超预期、进口煤补充滞后等多重因素影响,国内煤炭价格开始“煤超疯”上涨。受此影响,煤电两大行业间的天平再次倾斜,火力发电行业又陷入了市场寒冬。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认为,造成岁末电煤供应趋紧的原因有市场、天气等多方面因素叠加,但归根结底,是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矛盾。缓解当前发电企业困境的办法,还是要从煤电联动机制和长协执行两大方面入手。
  煤电联动是国家为解决“市场煤”与“计划电”矛盾于2004年推出的调节机制。2015年12月31日,发改委印发《关于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有关事项的通知》。完善后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自去年1月1日开始实施。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初,根据联动机制测算应调整水平不足0.2分/每千瓦时,当年不作调整计入下一周期,故上一轮联动机制搁浅,发电企业期望中的“涨电价”落空。为缓解电企压力,发改委自2017年初组织煤炭、电企和钢企等签订长协合同,还在2017年中为电企发放政策“红包”。
  2017年6月,发改委印发《关于取消、降低部分政府性基金及附加合理调整电价结构的通知》,提出“自2017年7月1日起取消工业企业结构专项资金、将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和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各降低25%,腾出的空间部分用于提高燃煤电厂标杆上网电价”,各地随后也分别出台落地文件,上网电价平均上涨了约1分-2分/千瓦时。但一位大型发电企业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与一路上涨至740元/吨的煤价相比,这1分钱的电价上调显得杯水车薪。
   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一位不愿署名的能源专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去年11月,发改委牵头组织煤炭企业与下游电力等用电企业签订了一批长协,并且出台了配套的奖惩措施,“这一批长协占各集团年采购量的75%以上,年履约率不得低于90%。如果达不到要求,会被约谈通报,甚至有核减计划电量等惩罚措施。”
   但该专家指出,上调上网电价,虽然能缓解发电企业压力,但会给工业企业等实体经济增加成本负担,“所以2018年煤电联动机制能否启动,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即便启动,也很难出现2-3分/千瓦时的大幅上调。”
   华创证券电力和新能源分析师王秀强在采访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强调:“国务院已经明确要为实体经济减负降电价。在这样的政策背景下,发电企业想重启煤电联动机制上调电价是很难的。而且,煤电联动机制也并不是解决煤电顶牛的根本办法。核心问题还是在电价机制上,现在国家大力推行的电力市场化交易,本身就是一种优胜劣汰,也是煤电去产能的的方法。”

鹤壁卓越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河南省鹤壁市淇滨区卫河路东段

技术支持:天域网络   豫ICP备18000462号-1